折樱怀袖

跨圈,杂食,混乱中立。

榆花白

架空,民国paro,结婚设定。

短,慎,不要在意细节,好多都是我胡说的。

杜明x唐柔。




 

杜家同唐家这桩婚事,最后敲定要遵的是三茶六礼的旧式习俗,吹吹打打热热闹闹的办一场。

 

这主意不是杜明想的,反倒是喝过洋墨水的唐柔先提出来的。杜明磕磕绊绊追了唐柔好几年,等着人留学深造又学成归国,幸好是苦尽甘来,抱得美人归。要说得了唐柔点头这就够他做梦都笑醒了,这厢乍一听唐柔要依着他们老杜家的一贯传统戴凤冠披霞帔晃荡着轿子过来再跟他杜明三拜九叩成大礼,这老实孩子差点没乐的当场昏过去躺桌子底下。

唐柔原本是这么想的,既然杜明和她都不信教,好端端的中国人跑去洋教堂结婚也怪没趣的,虽说这中式婚礼前头还叫人冠着旧式二字,可这桩婚事既是新人自己两情相悦,自然是他们乐意怎么办就怎么办,什么热闹喜庆来什么,跟那些新式文人们口诛笔伐的所谓腐朽落后扼杀人性的包办婚姻八竿子打不着一点关系。

杜明自己个儿在一边乐归乐,还记得担心是不是委屈了唐柔,结果听了女友这么跟他一分析,知道确实不是唐柔要学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闺女来夫唱妇随那一套,偷偷搁心里简单过了一遍大致流程,拍板点了头之后立马就着手操办。杜明噼里啪啦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是早一步就快一天,要么再拖,方明华的儿子都要会打酱油了。

 

纳采问名一过,这一天适宜纳吉,杜明踩着辰正进了唐宅,带来的两只雁立时就转手给了管家,他亦步亦趋跟唐老爷唐书森坐在花厅里行了小聘订了婚约,才喘口气说上两句家常话。

杜明一开始在准泰山面前还有些拘谨,双膝并拢,双手交叠,比小媳妇还小媳妇的样子逗得唐书森大笑出声,好一会儿才平了平气,道:“杜明呀,我们家柔柔呢,是自小就没愁过吃穿,长大了又出去读书,我跟她母亲真是没少担心。”

杜明听一句就点一下头,紧张地咽了口口水,连忙道:“是是是,我肯定对唐柔好,不让她受委屈,我跟我父母也说好了,结婚之后我们单独住,柔、柔柔喜欢住哪就住哪,这样也方便她工作。”

唐书森听他这么说又赶紧道隔段时间回来看看就行,平时还是多陪陪亲家公亲家母,杜明哪能说个不字,一概都顺着唐书森的话头。翁婿这么一来一去说了小半个时辰,从唐柔吃穿用度到杜明职业前景是一通海侃,正赶上唐书森问杜明他们银行周行长婚否的时候丫头进来回话,说是大小姐陪着夫人回府了,杜明一听,赶紧起来拽了拽衣领:“唐柔回来就好,晚辈先走了。”

要是办中式婚礼,那掀盖头之前新郎新娘都不能见面的,唐书森自然知道,呵呵笑着应了,结果杜明才迈了腿,唐柔就推门而入,比杜明还爷们:“父亲,母亲逛起街比我那些同学还有精神头儿,我都要走不动了。杜明——还没走哪,又让您给耗着不敢走吧?”

唐书森诶了一声说我们柔柔这身新衣裳真好看,扭头跟杜明说是不是,杜明先是听见唐柔的话正摇头,摇到一半又赶紧点头,看得唐柔扑哧一乐,也不往里进了,就站在门口跟唐书森打了招呼:“要是说差不多了,那我送杜明出去吧?”

杜明一愣,一句不太好吧就咽了,回头看唐书森的意思是同意了就拱手告别,唐柔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看杜明过来,她就腰身挺拔的和杜明并肩往外走,这一幕看在唐书森眼里,又忍不住点了点头。

 

唐家是单独一座多进的大宅子,出了门还有一条青石的小巷子通到大路上,院墙里栽着长势颇好的大榆树,枝叶伸出墙头挡在巷子顶上纵横交错,又赶在微熏的春时打浓绿薄翠里缀满了雪白的榆花苞,清灵灵的遮天蔽日。

杜明今天不去银行上班,套的就是件青色长衫,兼之他个头适中,身形清俊,缓步伴着唐柔从榆花下过,表情温柔,便显出十分的儒雅来:“到这儿我就认路了,你快回去吧,伯母也累了一天了,也好能多陪陪她。”

唐柔跟着杜明停在路中,有微风忽而吹落了一朵榆花,恰如特意簪在鬓边似的,从眉梢眸底的干练好强里描上一笔盛极的动人,却是自己浑然不知:“那也行,你路上小心。”

杜明早习惯了唐柔干脆利落的性格,很少见到她有带什么装饰的模样,因而告辞的话都说了,可眼睛还留在唐柔身上。他不会说好听的情话,也没有那么多花样,当初表白的时候就只会磕磕巴巴说唐柔我喜欢你,所以现在他能表达觉得唐柔很好看,就是移不动步子。

唐柔等着杜明转身她就走,结果杜明半天不动,她咦了一声,诧异地沿着杜明的视线抬手去摸摸头发上有什么东西,结果杜明一慌,伸手就把唐柔的手给握住了。唐柔练了很多年钢琴,手腕纤巧却不柔弱,杜明一介写报表的书生,手掌用力又不显得粗糙,这令人赏心悦目的良好关系嘛就是讲究个搭配,杜明觉得像他们俩,就正好。

“就、就现在这样子,挺好的。”杜明一紧张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松开唐柔,用力地握了一下自己的手,又想起他刚刚下过的聘礼,一腔热血都沸腾起来,再抬头时眼神变得难得的坚定和强硬,“再等几天,我就接你回我们的家。”

唐柔看着自己的未婚夫一本正经,忽然觉得他很有趣,而竟然真的喜欢这个人的自己,也挺有趣。她认真的点了点头,笑起来:

“好啊。”

 

四月天,榆花纯净映了十里红妆,高冠已备,长佩早系,恰是结秦晋之好的良辰吉日。



END

评论(1)
热度(29)

© 折樱怀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