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樱怀袖

跨圈,杂食,混乱中立。

兄弟三十题(1)

全是私设不知道这么玩行不行,不行的话会马上撤掉。

偏亲情向吧,我是双叶年上党。

其实就四题,以后会慢慢写完。 

全是私设。慎。



1.交换衣服穿

叶修坐在床上,听着叶秋啪嗒啪嗒下楼的声音,然后应该是陈果出来了,招呼他喝豆浆,包子中气十足的喊了声老大早上好,肯定还拖着个罗辑。

这小子,想让自己多睡一会儿就直接跟老板娘说呗,还来这个。

叶修打了个哈欠,探过身一手摸索着烟盒,一手拨拉了一下规规矩矩拉平挂在小储物间门口的白衬衫西装裤,打了个哈欠。

觉得穿着哥的衣服就能跟哥一样了不是,没见苏沐橙那丫头都没吱声么,这事儿又不能跟她小姐妹们八卦,估计憋得够呛。

烟卷儿在手指上转了一圈又落回手心里,没点着火,小秋在兴欣呆了好几天,等下还得穿着去公司,染上烟味儿影响不好。叶修倒回枕头上,握拳遮着眼睛,觉得自己简直是感动中国。

叶秋也觉得自己简直是中国好弟弟,叶修从前跑路把他扔下,连带着现在这淘x清仓文化衫的糟糕品味他都忍了,还能有模有样跟陈果说正常训练,顺便找了个借口又把叫叶修起来的时间往后拖了一个小时。

叶秋笔直地站在门口看训练室里不断闪动的屏幕,和键盘上飞舞的一双双手,跟犯了职业病似的把T恤领口唯二的扣子都系上了。

不论家里多么反对,社会上有多少人不理解,但这就是叶修热爱的事业。

叶秋在心里对自己说,一边想象着记忆里被关在琴房里、一脸烦躁弹着圆舞曲的叶修,会是什么心情坐在这里,坐在一场场比赛里。

唐柔刚从前台过来,陈果新招的小妹敬佩地跟她说叶修大神才睡了两个小时就这么精神抖擞不愧是大神,不过今天怎么有点太过精神抖擞了。她拿走了绿茶,笑了一下,心说可不是吗,这根本就是俩人,里头的馅儿都不一样,皮儿一样也没用啊。

但现在她站在二楼楼梯口看着眼前的叶秋,张了张嘴,忽然想跑下去跟小妹纠正方才的说法——

叶修跟叶秋,连皮带馅儿都不一样,一个绿豆面儿一个黄豆面儿,何必在意十八个褶还是二十个褶?

 


2.晚安吻

小时候叶修和叶秋是睡一个屋子,一张床的,每次俩人之一做了个噩梦或者说了句梦话然后一头冷汗地惊醒,另外一个就得跟着睡不了。

但叶修从小就比较皮实,大多数时候都是叶秋尖叫一声,砰地坐起来,然后一胳膊肘压在叶修肚子上,叶修睡眼惺忪地差点直接吐出一口胆汁。

叶秋你又梦见啥了?

叶修才七岁,肉嘟嘟地爬起来拧开壁灯,拿眼神问叶秋。叶秋不吱声,光干坐着,嘴唇还一劲儿哆嗦。叶修凑近了就看见叶秋脖子上划过一小滴反光,融进睡衣领子里。

叶秋想象力太丰富,叶修一看就知道这是被他自己吓狠了。但他知道怎么回事也没办法,只好一把拉着弟弟过来,照脸叭的亲了一口,说按咱妈的说法,再给你一个晚安吻,还认得哥不?

叶秋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迷迷登登地嗯了一声,抹了一把冷汗,反手全糊叶修睡衣上,接着倒头就睡。

叶修被晾在一边,嘿了一声,看肉呼呼的叶秋风卷残云地一翻身裹走他的被子,刚刚心头升起的一点做哥哥的责任感和满足感立刻化为浮云,怒起收复失地。

 

3.叛逆期

叶秋开始一个人上学了。

当司机帮叶秋拉开车门,把书包提过来的时候,叶秋还下意识问了一句叶修的怎么没拿过来,司机楞了一下说叶先生只交代送你一个人过来,然后关上了后座的车门。

叶秋接过自己的书包,站在车尾透过贴着黑色贴膜的玻璃车窗看进去,只有他这一边有压过的痕迹,另一边干干净净的,才想起来叶修昨天就拎着他的行李跑了,不晓得什么时候能让人找回来。

哼,有本事跑你有本事净身出户啊!爸爸才给我买的最新的psv还在箱子里面呢!你就给我留了一沓子一笔没动的作业!

轿车轻微嗡一声之后开走了,叶秋愤恨地在心里把叶修先酱后酿再酱再酿剥皮抽筋弃尸荒野,一直进了学校穿过教学楼上了走廊坐到教室里,叶修已是不吝万死了,可叶秋看见他旁边原来叶修的位置空空荡荡的,把书包搁在椅子上,忽然觉得有种被背叛的失落。

走了正好,给班花腾地方,还能让老师的发际线晚几年后退到后脑勺。

与这一天班花连惊带羞的坐到男神叶秋身边的同时,叶修在遥远的某个十字路口打两了个喷嚏,红灯一闪,又补了一个。

哎哟,这是谁惦记哥呢?

叶修抬头看了一眼天——其实是看了一眼一栋高层的阁楼边儿——脸上摆出虽然青涩但是很能看出未来会有多大杀伤力的欠揍笑容,然后扬起手,伸了个懒腰。

小秋啊,现在机会是你的,梦想是我的,不用谢哥啊。

 

4.只有我可以欺负他

叶修并不是天生长着一张嘲讽脸,至少在叶家兄弟一起学走路说话的时候,叶修远远赶不上叶秋来的灵敏。

叶妈妈看着叶秋都能摇摇晃晃去扑家里的小点时叶修还扶不稳家里的沙发,跟弟弟一模一样的小圆脸带着要哭出来的表情,下一秒手一滑就啪叽一声趴到了客厅地板上。

刚进门的叶爸爸扭过了头。

叶秋追着小点跑过来喊了一声爸爸之后如同过了前卫线的冰壶滴溜溜冲着叶修红心就过去了,叶修躲避不及,哀叫一声被叶秋压了个结实,小点甚是欢实的吠着窜过来,拿小舌头舔了舔叶修的鼻尖。

叶秋皱了皱眉,领导式一挥手派小点去迎接叶先生,小点嗷的后腿直立,转身一道闪电在地板上刹车不及,直接骨碌到叶爸爸脚边。

叶修趴在地板上咯咯笑的死去活来,反过味儿来之后就死命蹬叶秋,后来倒是蹬着蹬着把自己蹬的会走路了。

会走路了不要紧,打自叶修再接再厉攻破说话大关之后,叶秋的地位一落千丈,渐渐换成叶秋死命蹬叶修去上叶妈妈给他们报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或者在假期的最后一天狂写作业应付老师。

再后来的很多年,叶秋也忘了从前他也是曾经占据叶家食物链顶端的人,反倒每年都记得抓自己那个心太脏反应太灵敏又腿脚太好跑得够远的哥哥回家,伺候着年老到再也骨碌不动的小点。

叶修心情甚好的在选手群镇压了吵着要pk的后辈,关了叶秋的QQ对话框,然后又点开了,叼着烟卷,单手发了一行:叶总辛苦。

叶秋在办公室搞定了最后一个客户,点开叶修那个歪歪扭扭的头像,咬牙切齿的回复:不如叶神。

 

TBC——

评论(4)
热度(40)
  1. 玩泥巴的刽子手_Kingsley折樱怀袖 转载了此文字
    暖心

© 折樱怀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