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樱怀袖

跨圈,杂食,混乱中立。

吃醋五题

卢瀚文成年继任队长,刘小别退役工作设定。

从吃醋十五题里拣出来几道随便写了写,第一次写这一对cp有点手生,还有写不出来那种很欢快的甜蜜蜜的感觉我对不起组织_(:з」∠)_

卢刘only,只是段子,有私设和友情意味的拉郎。





1.爱我还是爱他

 

卢瀚文敢怒不敢言地扯着被子坐在床上,眼神哀怨,活像是偷偷离家私奔结果被人始乱终弃的小少爷。

到了夏休期没训练,卢家人也拦不住早十八岁好几个周年的卢瀚文找个借口就能腻到刘小别家里过假期,刘小别也没说别的,既然已经确定了关系再忸怩拿捏就太没意思了。

按着生物钟起床给两人做早餐,刘小别吃完自己的那份再把卢瀚文的碟子端进卧室,之后就带着个耳机坐在电脑前打游戏。屏幕反光看不清楚内容,卢瀚文只能通过刘小别变幻莫测的细微表情判定这是副本还是竞技场。

自从卢瀚文来了之后刘小别就每天如此。

一局终了,看着熟悉的荣耀二字跳出来,刘小别找了个墨镜表情发给对方就退了房间,把耳机拿下来搭在脖子上,一蹬转椅很随意的问道:“来不来一盘?”

卢瀚文盯着他,委委屈屈地喊了一声刘小别前辈,然后就没下文了。

刘小别正等小孩扑过来欢天喜地的糊到他身上,结果事情发展有点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于是他走过去摸了摸卢瀚文的额头,不凉不热很健康:“有话就直说,哼哼唧唧的——”

卢瀚文闪电似的一把勾着刘小别的脖子拖过来,后者措手不及地被好好占了个大便宜,原本就不怎么平整的被子让两个人纠缠着全踹到床脚去窝成更皱巴巴的一团。

“小别前辈。”卢瀚文松开刘小别的舌头,跪在刘小别身上,低着头看他的脸,郑重地又说了一遍。

刘小别仰面躺在床上,把耳机从脖子下扯出来扔到电脑桌上去,搂住卢瀚文的腰,眯着眼比了个来的口型。

 

真是个小鬼,跟个游戏也吃醋。

——不过这样也不错?

 


2.第三年的见异思迁/xx更重要吗

 

“对他来说你是最重要的人。”

戴妍琦最后总结似的对刘小别这样说道,点了点头示意一下就拎着包包起身走了,留下刘小别独自坐在餐厅里看着一桌子菜味同嚼蜡。

卢瀚文最近很难有时间来找他了,刘小别在公司专心忙了一阵,又在家清闲了一阵子,终于想起给卢瀚文打了个电话关心关心,而对方却来不及说几句话就匆匆收了线,刘小别愣了一会儿转而拨给戴妍琦,后者直接找了个时间约他出来吃饭,跟他聊了聊。

什么啊。

刘小别抿着嘴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注视着杯中轻轻摇晃的晶红液体。

他应该有很多地方要忙吧,队长卸任之后英杰一直也闲不下来,不能像自己一样退役一身轻,也不对,在公司上班也很累啊,应付老板和同事还有工作,好像明天又要去加班吧?市场部那些人什么时候才能懂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道理?

刘小别忽然泄了口气,拿起餐刀切盘里的牛排,由于太过用力,溅出的黑椒汁在光洁的盘子上划出一道弧线。

算了,当初自己不也是忙着微草的事来不及一直陪着对方吗,到底什么更重要这样腻腻歪歪的问题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

 

但是这种感觉让人深爱又焦虑。

意识到除了我之外你还拥有更多的东西,一边担忧着,又一边骄傲着这样灿烂的你。

 


3.钱包里的画像是谁啊

 

刘小别特意飞到G市去看了蓝雨主场的总决赛,卢瀚文成功一挑三之后蓝雨士气高涨,最后的团队赛虽然艰难但还是赢下了兴欣,站在了冠军的领奖台上。

后续记者会还要一阵子,刘小别没去找人,反而压低了棒球帽檐跟着人群走出了会场,倚在路边的公交站牌上预备回酒店。刚刚翻开钱包,肩膀上就是一沉,随即有熟悉而温暖的呼吸扑上他的耳廓,吹红了那片肌肤。

“小别前辈!——咦?”

刘小别啪的一声合上了钱包,镇定道:“你不去和他们庆祝一下?我看见喻前辈和黄前辈也在吧?”

卢瀚文像只树獭一样贴在刘小别身上,然后被刘小别从身上撕下去,笔直地站在刘小别面前,带着讨好的笑容:“让我看看是谁嘛——”

“没什么好看的,你不回去的话我要回酒店了。”

“……为什么不让我看?”

“你都认识,看不看都一样。”

“……”

明亮的车灯顺着机动车道照过来,随后公交车缓缓进站,刘小别看了一眼卢瀚文,只说了一句先走了就上了车。卢瀚文孤零零的站在站牌旁边,等到公交车开始启动才扬着脸对玻璃里的刘小别笑了一下,像只被遗弃的小狗。

过了一会儿,卢瀚文的手机接进了队友催促他的电话,他只能答应着往回走,刚过会场门口,手机屏幕叮的一声亮起来,显示出一条未接短信。

 

小鬼别乱想,是我们都认识的人。

附着一张被车窗外路灯照亮了一半的照片,拍的是钱包的照片夹部分,背景很模糊,中心是两个各自穿着微草和蓝雨队服的男孩子,左边的嘴角微微扬起,右边的眼睛闪亮带着满足。

 


4.突然出现的青梅竹马/跟别人玩很开心嘛

 

刘小别狠狠蹂躏了一把键盘之后退出了游戏界面,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发呆。随着退役,他的状态已经远远无法与他最巅峰的时期相比,这是既在预料之中又让人十分恼恨的、几乎每个电竞职业选手都会或将会遇到的事情。

通常来说,卢瀚文会在这种时候过去分散一下刘小别的注意力,譬如某种他想吃但刘小别不会做的东西,或者某种刘小别想吃而他正好也想今天去吃的东西,又或者吐槽他们上次一起吃过的卖相很好但味道相当惊人的东西。

问题是,今天卢瀚文不在。

刘小别百无聊赖的刷新着自己的微博界面,卢瀚文刚刚更新了一条抱怨过山车排队太长等不起的微博,底下附着他和另外一对同龄男女的自拍,三个人在画面里挤挤挨挨的十分亲密。

切。

刘小别又刷新了一遍把那张照片刷掉,随手点开了苏沐橙的同人写手小号发上来的一条长微博,心不在焉的扫过去,两个男主在一起,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哪里冒出来的青梅竹马啊,不管是那个男的还是那个女的怎么都那么不让人放心,三个人不会各自觉得自己是电灯泡吗还玩的那么开心。

刘小别又倒回去点开那张照片看了一眼,然后重复了一遍上两段的步骤。但这次他再刷新之后,跳出来卢瀚文一分钟前的新微博,文字描述只有一个桃心,同样附着一张照片,背景是游乐园里常见的彩绘铺子。

这熊孩子。刘小别刷的关掉了页面。

 

这次照片上只有卢瀚文一个人,比起之前那张笑的充满了活力和甜蜜。

因为他的脸上写着他最爱的一个人的名字。

 


5.看你们拥抱/区别待遇

 

忽然出现的一枚小石子咚的一声打碎了湖面的平静,从湖边一排柳树后面跑出三四个互相追逐比赛着的捣蛋鬼,嬉笑声顺着微风远远地传开也惊动了两个长椅之外的一对男女。

卢瀚文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背过身假装路过,眼睛里还留着难以置信的呆愣。另一边,刘小别很尴尬地抱着一见面就哭得不能自已的相亲对象——还是熟人——暗自决定等下得去买件新衬衫。

“前辈,别哭了……”刘小别小心翼翼地抚了抚柳非及腰的发梢,认命地听对方抽抽搭搭地哭诉失恋。

“给你添麻烦了……谢谢你小别,你真是个好人。”柳非哭了一会儿心情就好了不少。反正提前打电话联系时发现相亲相到从前的队友这种事情要丢脸早就丢完了,干脆就当成别后聚会顺便聊聊近况,没想到一聊就聊的委屈起来,还得让刘小别安慰。

刘小别意外的被发了好人卡有点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先放开了手,从兜里抽出一包纸巾递过去:“没事没事,你会遇到那个人的,其实我听你说那个陪你坐地铁的朋友就挺好的啊。”

柳非扔过来一个白眼:“说什么呢,他就是我一个同事而已。”

刘小别咳嗽了一声:“同事天天陪你坐地铁?还帮你教训流氓?给你带午饭?教你做项目?你就没有别的想法?你没有那他也没有?哄虚空双鬼呢啊?”

柳非眼一花还以为刘小别被黄少天魂穿了,抽了抽鼻子,迟疑道:“刘小别我发现你挺懂啊……”

卧槽能不懂吗,换你来试试被熊孩子缠着多少年差不多都要看破红尘笑傲江湖了啊。刘小别忍住了这一口血,一脸沧桑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先走了回头再带家属一起吃个饭。

“你都有家属了怎么阿姨还让你来相亲?……是、是那个谁?你们真在一起了啊?!”

“咳什么哪个谁……我妈还不知道,我打算就这几天坦白从宽算了,总不能瞒一辈子吧。”

“你想好了没啊,到时候阿姨跟你翻脸你们俩再走不下去。”柳非低头又抽出一张纸擦脸,她也不是当初见风起哄的小丫头了,一听到刘小别的决定,首先感到了担忧。

刘小别点了点头:“就是他了,我就想跟卢瀚文在一起。”

微风又起,柳非礼貌地压住裙子,抬头看浅绿的柳枝被卷带着一下下拂过刘小别的头发,缠绵着绕过一丝又一丝温柔和缱绻。

最后故事的结局是柳非戴着挡住半张脸的大墨镜独自打车走了,刘小别站在路边目送出租车离开,卢瀚文从背后抱着他向远去的车摆了摆手,脑袋搁在刘小别肩膀上,咕噜咕噜的哼唧小别前辈你真是个好人。

刘小别怒极反笑,照着背后树袋熊的肚子给了一手肘,抬手就要招出租车。结果就听这边卢瀚文哎哟一声痛叫,刘小别立马回头,一脸吓了一跳的表情还没收,转瞬气的想抄出追魂先砍上十五剑再说。

难为卢瀚文这么大了还会撒娇勾着人往自己的车里按进去,直起腰往驾驶室走的时候又看了一眼远处湖边的垂柳,呼了一口气。

 

被发了好人卡还嘴硬又温柔的小别前辈好可爱啊。

所以这样让人不省心的前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哦,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吧。

评论(2)
热度(29)

© 折樱怀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