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樱怀袖

跨圈,杂食,混乱中立。

五次带土死不承认,以及一次没法说不(5)

赏金猎人卡x龙族土

我再也不敢不写大纲就动笔了。剧情,逻辑,时间线,文笔,全部都没有。谢谢各位看官。



5.1

既然回了学院,不如就多住几天。卡卡西是这么跟带土说的。然而说话间就一个B级法术紧擦带土后脑勺飞过去,磅的一声把走廊拐角的大理石雕塑炸了个粉碎。

“……”这是卡卡西。

带土怎么说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龙,螺旋丸和雷切都能下饭吃了,等闲小打小闹就当过眼烟云。他低头看着一地残骸碎末,伸出脚尖拨了拨最近的那块。

碎得很均匀啊,就是准头要再练练。

他花了一会儿才想起这个法术的名字,又勉强想起也许这是五年级的课程内容。带土读书时成绩不太好,每回考试都是低空掠过,拿到毕业证那天琳比他自己还要高兴。还是小白毛的卡卡西抱胸站在边上,凉凉地看带土涨红了脸被琳拉着手祝贺。

那之后的进展便十分顺利,卡卡西、带土和琳一起提交进修申请,波风水门就成了他们的导师。虽然这支小队的职业构成比较少见,但好在实战演习中并不影响整体效果,只是队中两个男孩子时常针锋相对让水门一直省不下心,总要队中唯一的女成员野原琳居中调停。

“走啦!你们两个!”

琳跳下办公室窗户,一边一个拉起闹脾气的队友,朝大门冲去。水门压着三个学生留在联合协会驻地做了一年基础任务和模拟演练,刚终于松口要带他们出去放风。

“老师也快点跟上来吧!”

她笑得很开心,两个黑着脸的男孩子也不好继续僵持下去了,互相对视后同时往相反方向一扭头,暂时休战。

到这里,这段不合时宜的回忆就被当事人之一掐断了,那两张尚相看两厌的稚嫩面庞也便流沙般斑驳褪去。带土回过神,打算踢开这块碍事的残破石块,但卡卡西比他速度快一点,先移走了它。

就算变成了大白毛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讨厌。带土撇了撇嘴,不高兴地往前迈了一步。

“……”

卡卡西现在总是对带土没办法。他恢复了雕塑,把它重新立好,然后赶上去,两个人一块继续往走廊另一头行进。

“是附近演习场的学生吧,”他说,“不认真念咒语的话,练习的时候总会出错的。”

带土保持沉默。当初他法术就总爱打偏,如今算是找到原因了。不过与其承认自己背不下来咒语,他更愿意把锅推给那时显然不大好用的、龙族特有的力量,念了相同的咒语却最后力度过猛或者范围太大什么的,多明显的提示啊,可笨卡卡就知道教训他迟到懒散不认真。

尘埃落定后他和琳悄悄抱怨,琳面上含笑,心里不由得吐槽,凭谁也想不到会有龙族是这个样子啊!她宁可相信是卡卡西有点白龙的血统呢。养大带土的人去世得早,却把他藏得太好,硬是让这么一颗珍珠能沉下浑水无从寻起。

她和带土说,大家不都以为是那样的,很吓人。她比划给带土看,带土觉得她比划的模样跟自己和卡卡西互殴时差距不大。

带土表示不懂。

琳拿卡卡西打比方,不吓人,那就是卡卡西那样的。爱情小说里的男主角就是只……是位白龙,你看过吗。

笨蛋卡卡西有哪点像爱情小说的男主角?!带着八条狗、黄书不离手的男主角吗?这种废物一天不看着就会死到没人知道的某个角落吧?带土感觉自己仿佛生吃了一个豪火球,说不上哪里不对,但是哪里都不对。

他沉浸在严肃的思考里,卡卡西连着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听到。

“喂,带土,带土?”

卡卡西不得不捏出个小石子敲了一下带土的橘色面具好叫醒他,鉴于他们已经走到了横竖两条走廊交叉的丁字岔口,按原定计划,是不该出现当前这种状况的。而且重要的是——他很不喜欢带土的面具,带土却总是带着它。

带土看向他,红色眼睛里匀速转着三勾玉。

“呃——暂住登记在这边。”卡卡西一摊手。“我这边。”

“……”这次轮到带土。

 

5.2

就算带土默认了,他们也没住成。纲手风风火火把他俩叫来校长办公室,二话不说先甩了个任务卷轴。

卡卡西展开卷轴看内容,带土无所事事,躲到一边大爷状一坐,开始发呆。

纲手等卡卡西回应的同时仔细观察带土,顺便,检查一下卡卡西和带土之间的契约情况。这种交换血肉定下的特殊契约和普通仅靠印记确立主仆关系的契约不同,它是双向的,并且没有前例可循,只能一点点记录分析,以防万一卡卡西控制不住带土,她还可以有所准备。

原本以为有卡卡西在,带土会温顺一点,但事实正好相反,几乎是纲手感应到那条纤细链结的一瞬间,带土就发起了反击。宇智波的眼睛一眨化出完整的万花筒纹路,纲手猝不及防和他眼中旋转的锋利花纹撞个正着,呼吸一窒,刚发出的小侦查术立刻消散无踪。

解决了威胁,带土合起眼睛,往卡卡西腿上一倒,短炸头发不老实地蹭上卡卡西的手腕。于是卡卡西稍稍抬起正看着的卷轴,用了个很困难的姿势才摸到了带土的黑发作为安抚。

“啊,实在是不好意思,纲手大人。”卡卡西交还卷轴的时候道歉说,“带土很敏感,尤其是……契约。不光是对我们来说,一般性契约之间的链结也都是很重要的,只是它们会强行要求龙族一方保护契约者。”带土还闭着眼缠在他怀里,卡卡西只能微微倾身,替带土救场,“一察觉到是纲手大人,带土就停手了。大人还好吗?”

我不太好。纲手正面强接了一发幻术,全靠过硬实力才顶住没倒,现在人还有点发晕,但毕竟是自己错估形式贸然出手,也就不能责怪带土保护领地。她大度地摆了摆手表示翻过这页,重新把卷轴打开,说:“先谈任务。”

卡卡西点了点头,把装睡的带土拍醒。

 

5.3

“男朋友——什么男朋友,不是男朋友!”带土说,“他死了的话我很麻烦。你们不知道应付斑有多烦人吗。”

“……”卡卡西说。

“我不会让他死的。”带土又说,这次是对着纲手,他眼睛里又旋转起三枚勾玉,“有哪次我是让卡卡西死了的吗?*”

“……”纲手说。她四平八稳坐在办公桌后面,看了一眼卡卡西。

带土噎住了两个人,得意地想,我真是帅爆了。

“就是契约而已。本来只想当成送他的礼物罢了,再说那时我留着有什么用,而且送出去再收回来,也太说不过去了。”他站起来,在面具底下咬着嘴唇上的伤痕。纲手等着他再说点什么,可带土犹豫了一下,就转过了头,“契约会一直生效到……它不能生效的那天。木叶学院要是想操心,还是多管管学生吧。读到五年级连个术都能打偏,以后毕业了搞不好一天都活不过……”

卡卡西听到这里咳嗽一声,也站起来:“好了,带土。”他对纲手点了点头告别,“我们这两天就能赶过去,有情况会通知过来。”

纲手颔首表示知道了,站起来送客。带土传达出来的信息量太大,她需要一个人冷静下来好好消化。

带土先推着卡卡西出去,他留在后面关门。纲手看着橘色面具一点点随着门扉合拢变细然后消失,眼前仿佛又浮现宇智波带土那只猩红的眼睛。

啊,还是忘了件事。纲手哎了一声,但卡卡西和带土早就走了。朔茂快回来了,托人带话说还想看看带土的,只能等下次有机会了。



*一点闲话:

“有哪次我是让卡卡西死了的吗”一句:写完之后念了念觉得好熟。如果是和哪篇文雷同,请告知我!

评论(6)
热度(55)

© 折樱怀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