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樱怀袖

跨圈,杂食,混乱中立。

五次带土死不承认,以及一次没法说不(3)

赏金猎人卡x龙族土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严肃。



3.1

水门相信自己不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事的人。

出于对物价的不满,矮人们头一次齐心协力就挖穿了联合协会两栋闲置待拆的老楼地基,小范围塌方波及到另外两栋独立办公建筑,当中很不幸包含了属于水门的助理办公室。

“我猜协会不必支付这次拆迁报酬了。”水门对着前来拜访的学生们说,“一起喝杯下午茶好吗?带土,这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3.2

“你不会以为是自己把老师办公室压塌的吧?”卡卡西问。带土落地后抬头看见到处散落着废砖烂瓦的表情太过精彩,他恐怕自己此生难忘。

“别说笑话,笨卡卡。”带土说。声音蔫蔫的,有点可怜。“如果是我,倒的就不止这四栋破房子了。”

“带土……”

带土紧挨着卡卡西,迈步时手背偶尔蹭过卡卡西的。“我挺好的,”带土说,“这不是实话吗,还是在你眼里我和矮人有相同的打击数值?”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就说清楚,”带土找回了逻辑,好像变得可以理直气壮起来。

带土一紧张就相对应地提升了卡卡西维持坚硬外壳的难度。经历了漫长分离和过于戏剧性重逢,他们俩多少都有点应激障碍。

卡卡西无奈地弯起眼睛,他抓起带土的手,手指覆盖上紧绷的冰凉手背安抚着。和恒温的人类不同,龙类是必须依靠行动或外界环境维持体温的物种,这一点即使他们选择化成人类形态生活也不会改变。所以带土常年都是凉的,至少比卡卡西凉得多,并且右侧比左侧还要凉。

带土翻过手,张开手指穿进卡卡西握过来的手指之间,然后抽出来,插进去,抽出来,插进去,公然在水门背后一步之遥玩得不亦乐乎。

卡卡西一脸正直——反正他带着面罩,而且从仅露出的一只毫无干劲的眼睛里看清所有情绪就好比要靠通风口观测整座宫殿一样该被归类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赶在带土企图将他掰脱臼之前死死捏住了作妖的灵巧手指,刚开始带土的冰凉指尖乖乖戳着卡卡西的手心,几秒种后开始谨慎地沿着掌纹划动。

“有什么结论吗,大师,以后我会很有钱吗?”卡卡西悄声问。

“嗯……”带土迅速进入角色,“生命线……很长,事业……唔,很富贵呀。”

“那么,爱情呢?”

“爱情呢……”

卡卡西凑过去碰了一下带土的嘴角。带土习惯走右边,所以他吻到了原本就属于带土的那部分。

“我不知道。”带土说。

卡卡西又吻了他一下,这次亲的是眼睛。他问带土,这样还不够吗。

“一个聪明美丽的伴侣,一窝吵吵闹闹的孩子。”带土咕哝着,“寿终正寝的时候更小的孙辈围着你,讨厌的大哭声能把你从地狱拽回来,而送来吊唁的鲜花又多得足够把你挤进天堂。”

卡卡西牢牢攥住带土的手,他只要还待在能听到带土心跳的人间,就不在乎死后该去哪里。“那不是我想要的。”卡卡西说,“也不是你想要的。”

带土想大声质问卡卡西,一个人怎么会懂另一个人到底想要什么呢,但他沉默下来,察觉曾经空洞的地方正缓慢地抽痛着。

不是因为那只贯穿过心口的手如今又拖着他活下去的缘故。带土想。就算你想要孩子,我也生不出来。可这句话他说不出口,于是带土就换了一句:

“废物不准岔开话题。”

 

3.3

水门告诉卡卡西,最近针对龙类的事件报告没有再增多了,带土的家族地也传来消息说一切如常。

带土一直不承认他对那个基本没怎么呆过的家族有什么情感,但他和卡卡西吵架时两人分别以宇智波和旗木互相发难不止一次,以及前一阵子他俩东奔西跑追着佐助替他收尾,连遇到琳都没能好好聊上一会儿。

“富岳和我说,见到你就让你回家一趟。”水门微笑着对带土丢了个炸弹,“人生大事,得有个长辈给你把把关。玖辛奈提前和美琴夫人保证过卡卡西是个很可靠的人,能照顾好你。”

带土听完决定吃完这块蛋糕就走人,而且不和水门说再见。


评论(3)
热度(58)

© 折樱怀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