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樱怀袖

跨圈,杂食,混乱中立。

五次带土死不承认,以及一次没法说不(2)

赏金猎人卡x龙族土

写不出什么好玩剧情(跪地



2.1

他们花了差不多十天抵达了位于国境线附近那片山谷森林的入口。

黑龙像是一朵突然出现在晴空里的乌云,他借助风力飘过陡峭山头,随即以和体型极不相称的敏捷来了个急坠,快速降落到山体内侧一块突出崖壁且表面平整的巨石上。

躲在尖啸的风和阴冷的避光处里,巨大的阴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两道属于人类的身影,能磨去坚石的山风经过他们身边时不禁也压低了放肆的嚎叫。

带土脸色很不好。这个意思并不是说他平时会有多么好的脸色,伤痕和面具还是起到了混淆大部分真实情感的作用,其他时候他只要多少放飞一把,黑市上流传着的宇智波带土资料就得更新一次,不论是性格、习惯还是贤值。

而放飞的另一个结果是他以一人之力差点给卡卡西造了座合法后宫*,还是多物种的。卡卡西能包容带土对甜品的情有独钟,放纵带土和他做爱时的活一天少一天式歇斯底里,在每个带土睡熟了就勒着卡卡西试图把他藏进肚皮底下的午后他都想着他们剩下的六十年足够让带土找回他本来的样子,但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不得不禁止带土在家里带面具并一句话切两个及以上人格。

这条家规坚持了五天就只剩下后半条,又过了半个月变成了前半条,截止到他们站在此地之时还得不出定论。

切了boss模式的宇智波带土大开大合地坐下来,看上去邪恶又正经,他开口道:“这个世界……”

卡卡西一口气只提上来一半。

带土沉吟着,黑色瞳孔向森林方向眺望,半天没有再说话。卡卡西慢慢把眼皮无精打采地垂下去,顺便把剩下那半口气续上,提醒自己之后得查查是谁教了带土这么用省略号的。

“带土……”

“卡卡西,”带土见缝插针给卡卡西加了个和自己对称的省略号,“晚上我们回哪儿吃饭?”

卡卡西回忆起最近落脚的那个小镇,脑海里回放了一遍昨晚带土映着灯火和星空的明亮眼睛到最后半阖着啜满了泪水的过程。小酒馆二楼的床太硬,解决了同行之后的一地狼藉也不能让店主发觉,只好委屈带土抵在十分不隔音的墙上跟他来了一发,濒临高潮时卡卡西舔着带土额际冒出的小小龙角,终于逼得带土忍不住哭叫出来。

银发的猎人咳嗽一声拉回越来越远的思绪,控制好面部表情:“不能再吃甜的了,带土。”

带土拄着下巴思考,装作看不见也猜不到:“不行,我还小呢。”他好像才想起按龙族寿限计算年龄一样,左手握拳,往右手心捶了一下,“卡卡西,你这是非法雇佣,你这个坏猎人。阿飞好可怜啊~”

卡卡西弯起好看的眼睛,懒洋洋道:“是、是,我是坏人。但说我非法’雇佣’可是错误指控哟。”他压下肩膀,温暖嘴唇贴近带土的耳朵,令那片薄薄的肌肤很快变得滚烫起来,“亲爱的阁下,我想我们并不是那种需要使用金钱结算的关系——”

潮红迅速从耳尖扩散开来,带土色厉内荏地转过头。就在这场发生于人类和龙族之间写作攻讦读作调情的斗嘴预备开幕之前,有一角眼熟的深蓝色及时闪过带土的视野,噎住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反击。

宇智波佐助一手握着半出鞘的刀,居高临下盯着他的同族,此时无声胜有声。

卡卡西让出战场,带土果断祭出一个成年龙该有的态度:

“不管你现在在想什么,我都要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2.2

佐助没听带土忽悠,直接展开双翼飞走了。

带土捧着小心肝仔细研究佐助最后留给他意味深长的十二个点,觉得暂时还可以不用拉响警报。

“现在的小孩啊,”他摆出忧心如焚的模样来,脚下咔嚓一声踩碎一具烧成炭灰的不明物体,“一点都不让大人省心。”

卡卡西清点完人数,核对无误后,道:“佐助比我们早到一个小时。”

“管杀不管埋啊,幸好有阿飞帮他收拾摊子。说起来,鼬是不是太宠佐助了,这样下去很危险啊,会被人类拐走的。”带土摸出他的橘红面具扣在脸上,严肃地说。

卡卡西用了个法术将现场搅乱,接着伪装出几道不知道通往什么方向的假线索,说:“还得再去找一个人,他大概知道更多消息。”

“那么,我知道有一家很好吃的甜品店。”带土宣布。

 

2.3

佐助没有辜负带土的期望,他对谁也没透露这个消息,只告诉了一个人。

金发的小子一副被雷劈过或是看见别人被雷劈过的呆样愣了半天,佐助为了等他说话,硬是忍住了没往他张大的嘴里塞番茄。

“我们快联系小樱吧,女孩子是不是更会挑新婚礼物啊我说!”

*多余的补充:

合法后宫:这个形容源于某部《龙族》。如有雷到各位看官,全部都是我的锅。

评论(4)
热度(56)

© 折樱怀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