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樱怀袖

跨圈,杂食,混乱中立。

五次带土死不承认,以及一次没法说不(1)

赏金猎人卡x龙族土

试水作


 

1.1

最早发现这事的是他们共同的挚友野原琳。

那时卡卡西站在水果摊前挑草莓,带土被顶棚耷拉下来的彩色布条遮了一半,正没什么精神地和卡卡西拌嘴,两个人垂在内侧的手交握着,十指相扣。

这是一言既合就要搞个大新闻。琳放下打招呼的友善之手,只想举起FFF团的火把。但在此之前,她觉得自己不应该错过一大早就如此劲爆的八卦。

那可是不管在赏金猎人还是龙族之中都闻名遐迩的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啊,他们俩要是真成了——当然,按术语应该称作建立契约,不知道寄往联合协会控诉他俩搞行业垄断的投诉信要翻多少番。

不过包括他的投诉信和对面相逢看热闹的同窗,带土到目前为止还毫无所察。他昨晚睡得太迟,现在几乎有四分之三的身体算是梦游,剩下的部分用来实力拒绝卡卡西提出多吃水果的议案。

“……你这样,我怎么放心。听话。”卡卡西前面说了很长一段,大约是有关上次任务的事,结论是带土挑食得越来越厉害。

带土自觉受到了卡卡西的蔑视,于是冷酷地哼了一声以示嫌弃:“还有闲心管别人,你先照顾好自己吧。”他审视了一番卡卡西捡出来的草莓,嘴上说着,人却得寸进尺地歪过来,“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由于倾斜了身体,带土的全貌得以从彩布后展露出来。今天他很难得穿了件鸡心领春衫,暴露出来的右侧苍白锁骨上除了早年留下的深色伤疤,似乎还有被光影模糊了的斑驳痕迹。

卡卡西看着又高又瘦没什么肉的样子,撑着带土倒是四平八稳。他唯一现于人前的右眼此刻弯出满足又宽容的弧度,让琳在听到四周女孩们发表细碎爱慕言论的同时也不免有些缅怀曾经尚青涩的年少相思。

带土变了一点。琳在心里轻轻叹气,觉得嘴里像是咬了个太早被摘下的青杏。卡卡西也变了不少,小时候他可不会买全套的亲热天堂——桥豆麻袋——她一个卡壳,迅速抬头瞄了一眼那边隔着水果摊结账的卡卡西和挂在他身上的带土,以及带土大喇喇亮出来的“草莓”,情不自禁把旁白作为台词说了出来:

“我没看错的话这个是——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1.2

带土对此予以坚决否认。

“没有、没有的。”他结结巴巴道,“我们没有——在、在——像你说的那样。”

琳的回应是要求他端正态度,坦白从宽。

卡卡西洗好了草莓端过来,趁着带土张口之际喂了一个,然后被带土呜呜咽咽地赶去擦手。

卡卡西和带土住的这间临时居所很小,从门口差不多能看到每个角落,要挤下两个成年男人时便有些吃力。卡卡西返回厨房弓着腰收拾流理台,带土抱膝坐在客厅地毯上和琳叙旧。他化成人类形态也超过了一百八十公分,琳有些不忍地看他把自己团成一团。

“卡卡西要在这里多留两天,”带土解释道。他把下巴搁在膝盖上,这十分少女的坐姿用以遮掩锁骨的同时衬得眼睛更大了,很难让琳错过他偶尔隐蔽地往厨房微微转动的瞳孔,“他拜托我这一阵当他的向导。”

卡卡西似乎在准备泡茶,厨房里传来水沸腾的咕嘟声,和着带土如今平静的口吻作为伴奏。像是任何一个最普通的家庭一样。

“就这几天。”带土又吃了个草莓,不甚有说服力的补充。卡卡西细心地择去了草莓柄,只留下一盘子嫣红晶莹的果粒,琳顶着带土的视线尝了一个,并表示自己可以提供一套大一点的房子给他们暂住。

带土摇了摇头:“不用,我在这里有我自己的房子啊。离这里大概两条街道。”

琳思索了一下带土描述的那片住宅区,有点想象不到带土从翅膀到尾巴都被金子和宝石淹没会是什么场面。她擦去那些先入为主的画面,接着无声扫视过屋子里全都是成对摆放的日常用品——这完全没法忽视,显然是带土出于本能影响,在向每个踏入房间的人宣示卡卡西的主权所有。

噢。琳面无表情地想。我就知道。


评论(3)
热度(106)

© 折樱怀袖 | Powered by LOFTER